山哈旅游

畲族美食|乌米饭的前世今生

640.webp.jpg

乌米饭是畲族特色传统美食,其色泽黑亮,味美香糯,口感极佳,具有开脾、健胃、驱湿的膳疗作用,是男女老幼四季皆宜的绿色食品。每逢农历三月三,炊制乌饭,阖家共餐,对着山歌,通宵达旦,畲族同胞们沉醉在一片欢乐、纯朴的乡情之中,故而三月三又称“乌饭节”。


不管是否情愿,生活总在催促我们迈步向前,远古的畲族先辈们整装,启程,跋涉,落脚,停在哪里,哪里就会燃起灶火。自畲族形成以来,乌米饭就已经存在,它有着1300多年的历史。据考证,早在1984年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就可查证到“乌米树”一词,可证乌米饭历史之久远。闽东日报1999年 2月16日第四版“闽东畲族风情”中提及畲族“三月三” 乌饭节。国家民俗文库之八“畲族风俗志”第154页专述畲族“三月三” 乌饭节及典故。


640.webp (1).jpg


每一道美食背后总有一个独特的故事,它总会赋予美食更多的意义和灵魂。正是这些典故和传说成就了一道美食的历史和文化。乌米饭也不例外,千百年来,它流传着许多美丽的传说。


唐高宗总章二年(669),畲族先祖雷万兴带领畲家军反抗官府,被朝廷军队围困在大山里,援尽粮绝,畲家军只得在山里寻找食物。时值秋冬,山里大部分树木落果,就采摘乌稔树的的野果充饥。起义胜利后,忆起大山里食过的甜果,因季节错过,乡民只好采下乌稔树叶子加工后和着糯米一起炊煮,雷万兴吃了,食欲大增,异常高兴,下令畲军每天都煮乌米饭。后来,畲民们为了纪念雷万兴率领畲军反抗官兵的胜利,在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,男男女女都出门“踏青”,采集乌稔叶,家家都做乌米饭,流传至今便成为畲族的一个节日。


640.webp (2).jpg


还有一种说法是,雷万兴被关在牢房,他一顿能吃一斗米,母亲送来的饭却都被狱卒抢去,雷万兴想法让母亲将米饭染黑,从此,狱卒再也不动乌饭。以后,雷万兴越狱,于农历三月初三战死沙场,族人每年便在三月三以乌饭来祭祀悼念他。


“三月三”虫蚁不作,畲民吃了乌饭,有上山下山不怕虫蚁的说法。还有的说法是,古时畲民与敌兵交战时,敌人常来抢米饭,畲民故意将米饭染黑,敌人怕中毒,不敢问津,畲民便安稳吃饭,有了气力,打败敌兵。相传明代倭寇从畲村过境,不知道乌米饭是什么,便把畲族视为奇人奇物,大吃一惊,而逃之夭夭。


为什么畲族“三月三”是谷米的生日?并且一定要吃乌米饭?说来还有个故事。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年三月,由于年前遭受虫害,收成不好,再加上山主加租增税,畲族人民家家断粮。可恶的山主连谷种都抢走。畲族人民饱受饥饿之苦。可是,狼心狗肺的山主却幸灾乐祸,他们不但不借出谷种,反而放出恶狗,把前来求借的畲族人民咬伤。大家实在忍耐不下去了,一天夜里,身强力壮的蓝天凤带着几个年轻的后生翻墙进入山主的大院,他们撬开粮仓,把谷种一袋子一袋子扛回寨子,连夜播种下去。第二天,山主发现粮仓被盗了,就带着十几个打手,发疯似的冲到畲族人民的寨子。为了使老百姓免于遭难,蓝天凤挺身而出。就这样,他被关进牢房,这天正是三月初三。


在地牢里,蓝天凤被打得遍体鳞伤,山主还串通看牢房地歪嘴,不给蓝天凤饭吃,想把他活活饿死。消息传出,畲族的父老姐妹们纷纷前去探监,他们用播种剩下的谷种打成米,煮成饭并捏成饭团送进牢里。可饭团落到歪嘴肚子里,蓝天凤一口也没有吃到。这天,去地牢送饭的是畲山最出色的歌手种秀姑娘。这个聪明的姑娘想了个办法对付可恶的歪嘴。时值晌午,种秀姑娘挎着竹篓,竹篓里装着麻布袋,送饭来了。歪嘴一边不怀好意地看着姑娘,一边打开麻布袋,把手伸进去。这时,突然歪嘴大叫起来,接着就手脚乱蹦乱跳起来。可是,竹篓口子小,舞了半天还是抽不出手来,疼得歪嘴满地打滚。原来,麻布袋里装的是又黑又大又毒的山蚂蚁。歪嘴被山蚂蚁一咬,当天就中毒一命呜呼了。


从此以后,畲家人就从山上采来乌饭叶柴煮午饭,煮成的乌饭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抱成一团的山蚂蚁,那些被山蚂蚁吓破胆的狱卒们就再也不敢吃饭团了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蓝天凤天天吃乌米饭,不仅伤口愈合了,还添了不少力气,因此,在畲山,乌米饭有治乏却病一说。


到了第三年的三月初三,蓝天凤终于被起义军救了出来,并被推举为义军的首领。为了让子孙后代记住畲家人的米饭来之不易,“三月三”被定为谷米的生日。谷米从白花花变成乌亮亮,好像穿了一件花衣裳,所以,畲山还有煮乌米饭是为了给谷米穿花衣裳,过生日的说法。据传,畲家人通常喜欢穿的深蓝色麻布衣就是从这里悟出的道理。穿上这种衣服,不但可以防止日头毒晒,而且,山蚂蚁也不敢叮。



动人的传说是乌米饭的灵魂所在,是远古畲民与大自然相处,与外侵者对抗的印证。即使过去了一千多年,畲族历经世代演变,古老的传统文化依旧生生不息。


文章分类: 了解畲族
分享到:

American Pastoral

美式风格多采用温馨朴素的颜色,以人为本、尊重自然的传统思想为设计中心。

American style with sweet and simple colors, traditional thought of people-oriented

respect for the natural design center.